您的位置:正文

走近一株山桃花

2020-04-17 16:40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薛芳芳

  春天來了,疫情退了,總算能走出家門,出來透透氣了。我和朋友驅車來到王屋山桃花谷看桃花。駐車山腳下,見路旁一塊大石上赫然寫著“桃花山”。

  在初春的季節,山野是寂寥的,沒有綠樹,沒有黃花,有的是袒露著蒼黃色脊背的山嶺,有的是伸著灰褐色手指的枝丫,有的是土黃色頭發似的衰草。我們沿著桃花山谷蜿蜒前行。忽然,我看見山崖上有一處明亮的花團,在這死寂的天地間,艷艷地將我們照亮。我趕緊攀爬著走近這株山桃花。

  這是一株老山桃樹,傴僂的身軀、皴裂的枝干、丑陋的疤痕,像一位愛美的老嫗毫不羞怯地打扮著自己,頭上綴滿著花朵兒,一串串、一團團:白色的花瓣,亮亮的;黃色的花蕊,淡淡的;紅色的花蒂,粉粉的。這就是這座山的主人——山桃花了。

  這株山桃花雖然長得燦爛,但是顯得孤獨。可它就是這樣,忍受著寂寞,在這一根根枝條上,獨自報告著早春的信息,妝扮著早春的容顏。它在自己的這一片天地里率先睜開眼睛,打量著這乍暖還寒的季節。 當它看著漫山遍野的枯枝敗葉仍在沉睡,就忍不住發笑,笑它們何不早點醒來享受這早春的美麗。它的笑容是那么清新,笑聲是那么的甜美。好像是最早開的那一朵山桃花說了一個笑話,把一樹的花都逗笑了:有的張開花瓣哈哈大笑,有的含著花蕾掩唇竊喜,有的干脆面對著我笑,也有的扭過臉去止不住偷笑。我也禁不住,“噗嗤——”一聲笑了起來。

  同行的朋友見我對著一株山桃花發笑,也笑著問我:“你笑什么?是笑這山桃花嗎?我家旁邊的花園里也有幾株桃樹,開的花兒比這里的花好看多了。”

  我問:“你是喜歡花園里的桃花,還是喜歡這里的山桃花呢?”

  他朗朗地笑道:“當然是喜歡花園里的桃花了,那里的桃花,朵兒大、姿態美、顏色濃、香氣重。你呢?喜歡哪里的桃花?”

  “我喜歡這里的山桃花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因為山桃花是大山的子女,得的是天地的靈氣,長的是自然的野性。它一旦被移栽到花園里、庭院中,經過園丁的馴化,就成了人們玩賞的物種了。”

  “但花園里的桃花確實是葉更嫩、花更艷了呀!”

  “你說的不是沒有道理,但它變得太甜太媚了,沾染了塵世的俗氣,顯得矯情和做作。它為了討好世人的眼光,格調自然就俗了許多。”

  朋友又問:“雖說山桃花長得不俗,但在這深山僻野間,葉子是為誰而長的,花是為誰而開的?會有幾個人知道它的存在而來欣賞它呢?”

  “這正是它的不俗之處。它的生長不是為了被俗人欣賞,而是為自己的生命而存活,為自己的特色而生長。所以,它才不任人修剪,活出了本真。”

  “在你看來,這山桃花還有什么特點呢?”

  “你看,這里的山桃花,長在這荒山野嶺,活得多么自由自在。春風一吹,有花盡情地開,有香盡情地放,每一株花想怎么開就怎么開,不必擔心園丁的剪刀,不必察看世人的臉色。白天曬著太陽,夜晚沐著月光,日月星辰都輪流伺候它。它在大自然里毫不掩飾地宣泄著自己的情緒,發表著自己的見解,完全是一個自由主義者……”

  談著、笑著,猛一抬頭,見不遠處又有一株山桃花開了,再往遠處望去,一株又一株, 斑斑駁駁的山桃花點綴在大山的脊背上,像大山的紋身。整個桃花山醒了……

  我們順著桃花山谷,一路欣賞著這一株株一片片早醒的山桃花。

  賞花歸來,夜里,我做了一個夢,夢見自己也長成了大山中的一株山桃花——枝繁葉茂,花朵明麗,不羨世俗,不慕名利,自由自在,活出了自我,活出了本真……(趙有才)



回頂部
pk10历史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