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正文

林山覓蹤(散文詩)

2020-04-24 15:47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薛芳芳

  一

  身處王屋山的腹地洞天,處處都被山嵐纏繞、熏染。繁茂的詩句,堆積成翠綠的風景,那些被唐詩流動的水,倒映出一處處青蘿,成為唐宋人期盼已久的靈魂家園。

  “閑與仙人掃落花”的李太白,仰望天壇,分不清是廣寒宮的月光拂照,還是道觀紛紜的香煙。千年的故事,千年的夢想,期待破解貧窮的玄關。

  讓寂靜的林山動起來,于是有了漂流;讓荒漠的村落活起來,這里有了榮盛山莊和楊家客棧。一個個美好的運程,就在如影隨形觸手可及的地方。

  靈山腳下的王母洞不再遙遠,可以驅車而至。徒步王母峽棧道,紅龕瀑布,青龍潭,赤龍潭,如意潭,曲徑通幽,尋覓北斗七星的神秘;怪石林立,觀望龍鳳呈祥的時光。“王母之印”,刻畫出偉大部落的氣象;“以屈求伸”,銘記著《道德經》的光芒。這里一座座神山,都可以神化出一匹天馬,馳騁詩意想象;這里一處處圣水,都是美輪美奐的煙波,深藏著風水的密碼。

  二

  這里是修道人的理想之境,這里是醫藥學家的領地。曹莊的廟嶺,是《古今名人大詞典》里所記的孫思邈安息的寶地。

  后人尊稱他為藥王、真人,林山的山水忘不了他。大店河里有他“降龍伏虎”的峽龍潭,廟嶺祠堂里有他“濟世活人”的醫藥大典。李八莊,太陽坡,講坪,虎臺,放虎崖,都把他治病救人的故事千古銘記。

  一個很早就用醫術來奉獻愛心的扶貧人。

  三

  天壇倒影是名山大川最稀有的海市蜃樓,不在海上,不在沙漠,而在山中,可遇不可求。

  而今,你已經把最壯美的王屋山天壇峰倒映在了天壇湖中。

  是激動的眼淚?還是天空的明鏡?

  這一方千年干旱而又貧瘠之地,有了你的乳汁而得到養育。甘甜的自來水,笑出了聲。濃香的油菜花,清香的麥苗,因你而風情萬種。

  這里自古都是大鯢的故鄉,演繹者不需要講多余的愛情故事,也能繁衍出諸多孩聲童語。這里不是女兒國,這里不是童話世界,曾因個別人的貪欲,氤氳了大鯢們的憂傷和不幸。重新復活的童話,讓這里的空氣,彌漫出了新生命的芳香。

  面對大山,面對湖水大喊幾聲,謳歌一曲,爽心而又清肺,還可以把一汪清澈透明的湖光山色振動起來,搖晃起來。 春花,夏水,秋紅,冬白。

  我最喜歡秋天的通透。劃開湖中的天光云影,能夠看到自己藏不住的心跳和歡喜。一切都變得無比美好,湖中的白云圣潔而又高貴,夜晚的星星碩大而又澄澈,一切生命的心事都變得晶瑩剔透。

  四

  我已經是第三次來看你了,千年的紅豆杉。

  第一次看到你時正值秋天。你很蒼茫,貌似從終南山中走來的仙人。第二次是冬天,雖無白雪掩面,你仍然蒼茫,一如古樓觀臺,細品才有歷史的韻味。

  這次我又來了,是在春天。歡樂的我感覺到了歡樂的你,因為你年輕了。有人說你生在道教勝地,定與那位騎牛西去的老者有關,留下了你,讓你用上千年的時間來領悟道法自然,清凈無為。

  有人說,你是一千四百多年前的一粒種子——是南方一個大雁,驚嘆這里的美景,以排泄物的形式,把你播種在這里。 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前世今生,你雖然不是這里的原生物,卻能守望千年。

  留下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千余年以后還能活在當下。

  五

  王屋勝地以洞府馳名中外。林山的王母洞久負盛名。古人說它周迴萬里,潛通清虛小有之天。王屋山潛藏有多少洞府,不得而知。王母洞府之上是靈山,有石洞穿山,洞門石聯有王重陽的弟子北七真修煉的記載。

  一切相都是虛妄。我們能夠看到的,只是他們曾經的過往。

  靈山,山腹中空,它讓我想起了空靈。

  其實,我們的身體何嘗不是洞府呢?

  六

  草生福地即是藥,人在山中便是仙。茂密的叢林,第一洞天的仙風吉雨,外加扶貧人的精心扶持,這里的香菇就別有風味。

  起伏的峰巒,碧綠的天壇山水庫,移天縮地,微縮成精致的版圖。湖光山色,亭臺樓閣,農家庭院,皇家園林,成為謳歌千年盛世扶貧的功德林。

  這個村落的背后和那個漢子的眼神里,都有說不盡道不完的動人故事。

  這里的綠水更加溫情,這里的青山愈加賞心悅目。(劉景波)



回頂部
pk10历史开奖